永嘉之乱的过程

导语:西晋自诞生之初就潜藏了大量的雷,比如匈奴、鲜卑等少数民族内附、九品中正制的弊病、士族的强大。这些问题都有可能导致西晋灭亡,按理说统治者应该认真排雷,但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他们竟然放弃排雷,西晋历任统治者都在尽力粉饰太平,直到最后无力粉饰太平。突如其来的旱灾导致经济萧条,从而导致社会秩序崩溃。社会秩序崩溃的恶果是十分严重的,最直接的恶果就是刘曜攻破长安终结西晋统治,也就是“ ”。 永嘉之乱的主要发起者是匈奴,为什么匈奴能深入中原腹地?这其实是有历史渊源的。西汉时期,呼韩邪单于就率领部队南迁入塞,向汉政权俯首称臣,后世称其为 。当时双方内心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呼韩邪单于想要借汉朝强大的军事武装来保全自己,汉朝想要通过分化匈奴来解决边塞战乱。东汉时期朝廷每年要向南匈奴提供一个亿以上的经济援助,帮助南匈奴发展农业建设、完善民生,但这钱也不是白拿的,南匈奴需要配合东汉的军事行动,并且为东汉输送了大量兵员。在很长一段时间,双方都保持一定的和平。但是东汉末年时期朝廷形同虚设,南匈奴也开始频繁反叛。三国时期,曹操征服了南匈奴,并且把南匈奴一分为五,编入汉族。 当时也有一些有志之士反对匈奴南迁入中原腹地,认为这些人必定会反叛。但没有人搭理他们,所有的诸侯都为了自身利益大肆引进匈奴、鲜卑、山越等少数民族。站在上帝视角,我们肯定会认为这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因为他们在日后掀起了大规模叛乱,并且终结了西晋的统治。但是在三国时期年轻劳动力匮乏,农业发展、军事征兵都陷入到了困境。为了走出困境,他们只能引用外援,不然只能被别人吞并(ps:他们是指诸侯或者领导人,董卓、曹操、诸葛亮、孙权都引用过外援)。 司马昭时期(253年左右), 上书遣返匈奴。邓艾认为匈奴不讲道义,他们强大的时候会反叛朝廷,弱小的时候会依附朝廷。并且历数匈奴之祸,试图让朝廷警惕匈奴。在大家眼里的邓艾是一个军事家,但邓艾不止军事才能,他还是一个非常有战略眼光的政治家。他在此提出了分化匈奴部落、分离匈奴和汉民同居、遣返部分匈奴等策略,如果司马昭能严格执行,那日后就不会有所谓的永嘉之乱。但是时代就决定了司马昭无法执行,因为一旦执行那势必会导致劳动力稀缺,农业会倒退、统一大业会延迟、甚至会引起匈奴不满以至于内乱。 后续匈奴经过长期的繁衍,已经形成一定的规模了,司马氏想强制遣返都无能为力了。西晋初年江统提出了《徙戎论》,试图说法朝廷强制遣返匈奴、鲜卑等少数民族,但西晋统治者没有采纳该建议。很多人认为是西晋统治者愚蠢才没采纳该建议,但事实上是时势所迫。我们以关中为例,关中有百万人口但其中只有一半是汉人,如果把其他五十万人全部遣返,那这五十万人会不会反抗?如果坚持遣返,那么很容易导致内乱,所以西晋放任了少数民族内附,以至于日后引发危机。 匈奴为什么早不反?为什么要永嘉时期反?因为经济大萧条。自西晋建立起,西晋就连年遭灾,尤其是太康二年到太熙元年(282-292)这十年内几乎无年不灾、无年不旱、无年不震。我们列举几个例子: 太康四年(公元283)-太康八年(288年),连续五年水灾。 太康五年(公元284年)-元康元年(公元291年),连续八年旱灾。 太康五年(公元284年)-元康元年(公元291),连续八年,连年地震。 元康元年七月(291年):雍州大旱,陨霜疾疫。 元康七年七月(297年):秦、雍、凉州大疫。大旱、陨霜,杀秋稼。关中饥,米斛万千。 永嘉四年:大蝗,自幽、并、司、冀至于秦、雍、草木牛马毛皆尽。(仅取部分灾难记载,实际上远不止这点灾难,数据来源《魏晋南北朝灾害研究》) 公元268-304,在这37年之间几乎年年遭灾,有的时候一年只有一次灾难,有的时候一年遭到四重灾难打击(水旱蝗疫)。公元222-588年(魏晋南北朝)这366年有201年在一年内同时发生两次灾害,几乎每隔一年就会有一年同时遭受灾难的双重打击。有57年在一年发生了水旱灾难,有60年一年发生了四次打击(水旱蝗疫)。 中国古代一直是传统小农经济,水、旱灾对农业的打击非常大,如此频繁的灾难摧毁了社会财富,导致社会矛盾十分尖锐。魏晋南北朝一共400多年,期间发生了1033次战争,平均1年2.6次,是为中国历史之最。这是一个多么触目惊心的数据,天灾人祸都是人民身上的负担。而且西晋是基于士族的支持建立了,统治者给士族免税的待遇,这批人占据大量的财富但不承担税收,庞大的负担最终压垮了百姓。西晋的灭亡其实一点都不意外,就算没有永嘉之乱,也该有农民起义,西晋不亡那真是没天理。 州郡兵是州郡所辖的军事武装,负责:维持地方治安、镇压农民起义、随军出征等任务。但是西晋时期为了恢复农业生产, 罢免了州郡兵,释放了大量劳动力,投身于农业建设。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农业建设速度飞快,晋武帝还搞了一个“太康盛世”。但坏处就是永嘉之乱时,州郡无法镇压匈奴起兵,以至于匈奴迅速席卷北方。 晋武帝为了避免西晋政权被权臣篡夺,他分封宗室诸王,并且让其掌握大量的军事武装。这批人确实起到了拱卫京师的作用,但是他们很快就内讧了(八王之乱)。长期的政治斗争严重消耗了西晋赖以生存的军事武装,以至于日后无法抵抗匈奴起兵。 皇帝不行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司马衷执政能力严重低下,但晋武帝还是让他当了皇帝,以至于贾南风专政。贾南风专政导致西晋内乱,影响力、军事武装江河日下,最终只能走向衰败。 东汉时期少数民族的武装还是比较弱的,西汉最强的时候“一汉当五胡”,但是经过长期的发展、汉化,他们的武装发展十分迅速。以乌桓骑兵为例,乌桓具有先天优势,骑射技术炉火纯青。曹操引进乌桓骑兵之后,将其编入军队,使其战斗力大增,一时间有了“天下名骑”的称呼。少数民族吸收了汉民族的优势,加上自身骑射的天然优势,战斗力直线上升。与之对比的就是西晋军事武装江河日下,此消彼长高低立判。 这个其实是日积月累导致的,史书大量记载了官吏欺压少数民族的事情。 《后汉书·西羌传》:(羌族)布在郡县,皆为吏人、豪右所徭役。 《晋书·阮种传》:受方任者又非其材,或以狙诈侵侮边夷,或干赏陷利,妄加杀戮。 《徙戎论》:士庶玩习,侮其轻弱,使其怨恨之气,毒於骨髓。 大概意思就是士族、豪强等人压迫少数民族,导致少数民族对其恨之入骨,但是碍于西晋强大的军事武装,他们不得不蛰伏起来。但是西晋的经济全面衰退、八王内斗、统治阶层腐败等多方面因素导致西晋军事武装急剧衰败,少数民族有了可乘之机,因此决定起义。 八王之乱、把州郡兵、对少数民族的压迫、军事衰败,这些其实都是催化永嘉之乱的事件,并不是双方的本质矛盾。双方的本质矛盾就是连年天灾导致经济大萧条,生存资源不断缩减,在这种情况下最弱者只能饿死,因此陷入“马尔萨斯陷阱”。但是人不会坐视自己被饿死,因此会拼命反抗,从而引发社会秩序崩溃这就是为什么历代农民起义都不绝于书的原因。永嘉之乱中匈奴政权里面也有大量的汉人,汉人 就是帮着匈奴攻破洛阳的功臣,而且匈奴刘渊起事的时候数十万百姓纷纷前去投奔,其中就夹杂了部分汉人。 我个人认为永嘉之乱并不只是匈奴和西晋的矛盾,而是百姓和统治者的阶级矛盾。但是当西晋灭亡之后,匈奴、汉人的共同敌人就没了,因此双方就展开了厮杀。冉闵灭石就是时代的缩影,双方都是为了生存资源而斗争。目前部分人单纯的认为这是西晋与匈奴的矛盾,实际上并非如此,就算没有匈奴,被压迫的百姓也仍旧会起义。同时西晋就算没有八王之乱,同样会有农民起义。就算西晋军事不衰败,那百姓也会起义。只要经济问题得不到解决,百姓吃不饱饭,那起义是不可避免的。 公元304年,匈奴 反叛,自称汉王。 公元308年,刘渊自立为帝,建立汉国。 公元309年,刘渊让王弥、刘聪一起攻打壶关。西晋 派王旷、施融等人领兵出战刘聪,但是王旷贸然行军,以至于惨遭大败。上党太守向汉国投降,献出了壶口。 公元309年,刘渊派刘聪攻打洛阳,刘聪长驱直入攻占宜阳。因为刘聪太顺利了,所以犯下急功近利的毛病,以至于被西晋守军抓住机会,大败刘聪。同时 也惨遭打败,退回到了黎阳。 公元309年,刘渊派刘聪、王弥、刘曜再攻洛阳。西晋守军刚击败刘聪,认为短时间内刘渊不会再攻打洛阳,但是没想到刘渊抓住了这一心理漏洞,火速派刘聪等人在攻洛阳,导致西晋守军内心十分惶恐。西晋的北宫纯深夜偷袭刘聪军营,成功斩杀了呼延颢。随后刘渊也意识到了刘聪能力不行,因此下诏撤回刘聪。但刘聪坚持作战,刘渊收回成命。没多久刘聪去嵩山祈祷,但是被西晋抓住战机,趁刘聪不在大破汉军。最后刘聪在刘渊的劝说下,撤兵。 两次失败,汉军才开始重新调整战略。王弥(汉人)开始在兖、豫州招募流民,收聚粮食。西晋经济大萧条导致大量流民出现,这些流民受统治阶层(官吏)压迫、欺扰,最终忍无可忍的流民杀了郡守,纷纷相应王弥。(襄城、汝南、南阳、河南者数万家,为旧居人所不礼, 皆焚烧城邑,杀二千石长吏以应弥。)这批人相应王弥,严重动摇了西晋在兖、豫州的民众基础,同时大大增加了汉国的影响力。王弥利用这个契机切断洛阳的粮草供应,导致洛阳发生大饥荒。 公元310年,刘渊去世,刘聪夺位。司马越征召天下军队勤王,但是其他各地都是心有余力不足,只能作壁上观,始终没有一股军队勤王。王弥切断洛阳的粮草供应,导致洛阳对司马越不满,司马越为了避免被群起而攻之,主动请缨出战石勒。他搬空了洛阳的军事武装,朝廷连镇压盗贼的兵员都派不出来了。民众逐渐失去对西晋的忠诚,西晋的实际控制力也越来越弱。 公元311年,司马越病死,司马越下属秘不发丧,偷偷运司马越尸体到东海国(司马越封地)。但是石勒发现了端倪,所以趁机聚歼司马越军队,十万官兵毁于一旦,司马越的尸体也被石勒焚烧。自此西晋赖以生存的军事武装全军覆没,晋怀帝仓皇迁都,但连最基本的护卫队都没了,因此放弃迁都。  公元311年六月十二日,王弥等人攻破洛阳城,活捉了晋怀帝。 公元312年,司马业在长安登基为帝。四年之后,刘曜再度攻破长安,司马业投降,西晋正式宣告灭亡。因为发生在永嘉年间,所以此次事件被称呼为“永嘉之乱”。 公元317年,司马睿率领臣民南渡,在江南建立东晋,史称“衣冠南渡”。 1:永嘉之乱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西晋灭亡,从此少数民族政权和东晋隔江对峙,中原大地陷入长期的分裂期。 2:北方大地陷入混战,匈奴刘渊起兵之后,其他少数民族纷纷建立政权,在中原混战导致无数百姓流离失所。 3:大量中原人南下江南,这些人带来了先进的农业技术、资产、劳动力,和南方人共同开发江南地区。 

作者头像
仙侣窝

上一篇:唐肃宗李亨后妃有哪些
下一篇:杯酒释兵权的历史背景